热搜: 楞严经    如来藏  因果  烧纸  观世音菩萨  成佛之道  祭祀  佛菩萨   
楼主 | 收藏 | 举报 2018-10-06 16:59   浏览:1486   回复:0

◆ 密宗上师陈健民教授如何不洩精?

陈健民《佛教禅定》第十三章密宗修法

第二节无上密之第三灌及第四灌修法

(中略)

更上一层说,在修了双运之后,我发现了十二种漏失,此时我才明白上师的告诫是非常正确的;但不幸的是,一开始我并不明白遗漏所具有的多重意义。如今我已从多处搜集了此名词的十二种意思,编撰于我的书中。就我所知,其他本子上未曾有过如此的融会贯通之作。

首先是身的四种漏失,明点由道遗漏:由遗精,由口道吐气,由皮肤毛孔之呼吸及由小便中排出;此称为身之四漏。

其次心之四漏。双运时,为人道之贪心所支配,是第一种漏失;不仅是贪,一点点的爱欲也能致漏;第三种无明统御心念时,也是漏;最后不正见左右行者的思维时,此是心之严重漏失。

行者如何做到不生四种漏失呢?几乎是不可能的!吹行者必先证了空性,若未证空性,则此四漏特别容易发生。有本噶居巴派的论着曾略说此点,以这个主题而言,它比《密宗道次第广论》说得好;可惜我初修第三灌时来不及读到此书。
四漏不断,它牵连到气及语。在密咒道而言,语通常是相应于气息及内气之溷和。

五种内气及其四漏:

上行气:行者在修双运时,若和瑜珈母调情说爱,此气便漏失。所以不应说话;而整个修法过程中则应保持宁静。

下行气:这和双运的添抽运动有关,其节奏要缓,添入时深时缓,不得像凡夫欲求之急和深;若行者只顾急冲和要深栽,就会使下行气漏失其应具之能
力。

平住气:此气住于身之下半部;行者若常更换双运的姿势——此修法有很多姿势——此气便漏失。

遍行气:双运时有四种运作——降乐、持点、提点及散布点遍于全身。若修习时间太长及不断重复某些姿势,此遍行气将漏失。行者只要在修习过程中观空即可,不需要重复修习。

瑜珈士说:此语气四漏是我自己发现的,虽然古书上没有依据,仍是合理的。
上述共说了十二种漏,但仍有一种未说。双运时第五种气不会漏失,否则会死,此气即是命根气。此气易漏,人也易死;对大多数人而言,死非易事。

自从在修习之后,我已不敢再修双运法,有两个原因:

第一,我担心一种或多种漏继续发生;第二,我未再遇到瑜珈母。我的空观仍未臻;我已尽力,但仍不能成功。心之漏非常细微,我尚无法做到贪爱不生之境。因为容易因此堕落,我不应该也不修此法。想一想!当我初修时,只懂得十二种漏中的一种而已。

d、 戒律分类

我为各种戒律做了一个明细表。这裡有小乘的八戒,大乘的十四戒,密乘的十四戒及八戒。再加上十二漏失及五方佛戒、五空行母戒。最后是禅的法身四戒,在大手印教授中也有。此书共收集了各乘的七十条戒律。

我依据乘别来加以划分,每一戒再分成四个标题来论述。第一列是原戒条;第二列是古人实修记载;第三列是戒条的释义——瑜珈士说,我只想从这裡略举数例。第四列明示犯戒的因由。
如此,可以显示不同乘间的行为比较;其中没有矛盾,因为所有戒律都强调正当的行为,但是在不在不同的层面上有差别释义而已。

举例说,小乘戒有说:即使是凡夫,你不应非时非处行淫。现在,一切金刚乘瑜珈士的行为都是修法,他(她)不捨昼夜地精进;因此,修双运道的瑜珈士无非时非处修习之嫌疑。依 据八支粗戒之一,男女瑜珈士在会供礼拜时,行为都要合乎礼仪,不可互相斗争。这种集会都在寺庙裡举行,依小乘的戒律看,无疑的是错用场所。依金刚乘说,则很合仪式——须以正确的瑜珈法行双运。看似矛盾,其实一点也没有;它有如相对的行为准则:在此一乘中是善戒在另一乘中则未必是。

我们应深入探讨这些戒律在本修法中的含义——这是主题所在。如果行者对清淨法没有疑惑,如我所说,他应精勤修习。然而,行者所修必合于空性,任何喜乐觉受都得与彼融合无别。真正的法,不是一种贪欲行为,是可以随时修的。行者因而可以在神圣的密坛裡行双运法。

行者若如凡夫一般有,欠缺空性之淨化及善巧,便是破戒;若完全没有佛慢也是破戒;即使吉祥的时间地点,但是法未曾淨化,全为贪所支配,仍算是破戒。

另举大乘的戒律为例,菩萨戒中说:即不应伤害你的仇敌,也不应执爱你的朋友。但是修三灌者有义务去爱他的朋友(瑜珈母),这怎么说,他有违背大乘戒律吗?对此修法而言,爱是和空性双融的,所以,这不是普通的男女之爱;也不是自利的男女之爱,因此并未破戒。

另外,试修双运的凡夫绝对欠缺证悟空性的根基;他们尚未修三轮空:三轮空在此须透彻了解瑜珈士之自性空,瑜珈母空及双运次第之自性空。因为他们不明白这些层面的空,便被称为凡夫。是凡夫则充满了贪欲;执于贪欲则对朋友产生私爱,他们便破戒。
我着述中,三灌的每条戒都是如此勘验的。从彼下二乘中,可以看到金刚乘精神与文字戒条的表面矛盾,以下请看两条金刚乘戒修可能相冲突之处。
首先,第十三条说:如果上师命令你修第三灌,而你违抗,则破戒。
可是,此戒似乎和第五条相违:如果你遗失菩提心则犯戒。

假若行者依上师之指示而修,却不能避免遗漏——则破第五戒。正确的修法是不会漏失的,如果漏失,行者也不应抱怨于上师说:哦!这是一个很坏的修法。他应如此禀告上师说:请开示我去建设良好的基础,一旦根基坚固,我将再修。请等待!当一切条件如法时,我将实修证果。如此则两戒都不破,实则还可以圆融地守护不犯。

另一组戒是属于大手印教法的,彼有不甚广传的四性戒:
第一、 行者不应持理太紧——相应于证悟空性或无实;
第二、 使心广大如法身;
第三、 独一——此是法身的自性;
第四、 恆时守护于天然之心;不须用力(即任运)。
不证悟法身,是很难护持此四性戒的。大手印中是如此解释的,但是和双运的关系则阙如。

e、 双运时
此节和四性戒有关。
第一、 若降杵时漏失明点,行者应观其无实。若生大乐,则此乐应和无实合一。

本节所修都是第三灌的,但次第则属第四灌,以下可明。行者如何守此戒呢?修空时若能固持明点,则将推进至第四灌修法;若漏失了,仍不算犯戒,只是修得不理想而已。
第二、 持点于杵。欲行此点,行者应观如虚空之大。若能做到,可免遗漏;此时三磨钵底将促使明点溶解。
第三、 提点,使空乐不二。此层之无二性正密契于大手印第三戒之独一。
第四、 散点,遍布全身;必须自然、不费力而行,否则犯第四戒(任运)。

我只精选了一些戒律(及其意义)来谈,因为,陈先生翻越了好多页又说:本章无法完全容纳》他又谦恭的说:我已将彼完全收集于此,也很热切地尝试实修过,但是我仍很伤心忏悔,因为很多人的修行,都是犯戒累累的。

传授禅定的典籍都未曾如此讨论十四根本戒。昨天在梦中有一位来询问我:‘什么是十四根戒?’即使是密咒的都会不懂,而西方只是出版了一些密咒书籍而已,因此西方人对此无知是多么危险!其中有些密本的章节(颇着名的)偶尔被引用到,如允许使用任何女人——母亲、姐妹或女儿——作为瑜珈母便是;其有断章取义或是不懂其密义之处,这些刊物对正构成大威胁。因此,本章节中,我们始终十分重视师徒关系及对密咒的忽略态度。
反之,我愿重复的是,行者若由上师处受三灌法,而在其他瑜珈及乘道上的加行已善巧修习了,那便不会有危险。
然而,瑜珈士严厉警告说:行者若没有充分的灌顶及加行而去修双运,他将直堕金刚狱。
第三灌有很多实修法门,在此我只叙述其主要原理,亦即四喜与四智之圆融契合。其实际修法必须由上师亲授。


3、 金刚乘之四空

空性之义在大乘和金刚乘中是颇有差别的,然而在《瑜珈及密教》一书中,编辑则将其置于可互相较量之地位。其差别就如小乘及大乘之空性理论有差别一样。伊温氏说,金刚乘的第三等胜空相当于大乘十八空中的第十三空诸法空。我们不应被名相所困惑,误解各相相类似即代表同一事实。这个等式用得不当,大乘的空性(如前说)较注重心理一面,多不强调物质平衡。另外,密乘四空关系到五毒粗重烦恼及物质大种。
大乘的空观是上的心法修习,金刚乘的空观则在双运时修,彼时生理将产生兴奋之感;明点放下时,则需证四空及持四空。
二乘所证的空性是一样的,但是小乘教法保留了微子概念,大乘则专注于修心,活泼的密乘教法则心色二法调和,其差别可见!


4、常忆念颂摘录

在道友们的恳请下,我写了这颂。我的一位道友修了百日未得相应,沮丧离去。此颂是为他之请而作的场忆念忠告。在香港印传时,包括这位道友的许多人都读了。他很欣赏此篇颂文,这裡仅摘录了其中数句。
密戒似在犯上守;
小乘持戒以逃避非道德的业行;大乘将彼隐藏于灵性中;金刚乘则在犯戒时尝试守护。这非易事;有能力在下两乘中守住淨戒后,才能做到犯上守。
密定似在死中活;

行者普通止力越深,则越像死气沉沉的人。修金刚乘法畴,止力就像最生动的生活,因为行者从此最高的止力中获得一点救度的功用。在因乘诸章的结尾,我曾提示一些瑜珈法门;然而,我未说到最高密乘之法,因为行者是常在定中的——随时随地都是如此。随处所显是坛城;所有言语都是咒语;在意方面,菩提心常不忘失。在梦中、睡觉、处事或运动时,都必须保持定力。所以,不需要订时间表,因为这是果位的修法。
密慧似以果为因;

行者以果位法理的智慧作为修行工具,由此达致一些救度功用。密法经常是佛的果位法;它和大乘法颇有差别,大乘似乎以空性为一切法的归宿。密乘以心色二法作为综合的救度因素。
最后一句是:
梢错便堕常忆念。

5、结论
若行者前行诸乘修法中已有成就,再来修第三灌便不会有危险。本章只能述其理论概略,真正的修法细节须由各人的上师亲授。

 
 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绿度母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违规举报